Discuz! Board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803|回復: 0

我和我的熟女們

[複製鏈接]

423

主題

456

帖子

2342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2342
發表於 2020-4-26 21:53:3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01)

    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接觸色情文學,情有獨鐘的就是熟女亂倫系列的作品, 
但很多好的作品寫著寫著就沒有了下文,每到這個時候,就讓我有種戛然而止的 
不暢快感,開始懊惱自己為什麼看這篇小說的開頭,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罪受麼, 
所以我就試著來寫寫自己的故事。

    廢話不多說了,直接步入正題,我喜歡熟女亂倫系列的作品,自然而然的很 
早就開始註意我媽了,但像是小說里那樣,一言不合就調戲,扣扣摸摸就滾床單 
的橋段,在我身上是不可能發生的,雖然我父母在我小時候就離婚了,是我媽把 
我一手帶大的,但正因為這樣,我才非常怕我媽,在家里面根本不敢有任何逾矩 
的行為,無非就是偷看幾眼罷了。

    我媽是個高中語文老師,所任教的學校馬馬虎虎,平時不算太忙,只要不是 
帶畢業班的那一年,都能有很充足的時間來管我,所以我的學習成績也還算不錯, 
本來是能考上重點高中的,但我媽覺得與其在重點高中里面墊底,還不如在她們 
那個普通高中的重點班當個尖子,這樣對我的成長會更好一些。

    我上高中那一年,我媽剛好輪到教高一,也許這是她早就算好了的事情,就 
等著我這高中三年再送我最後一程,讓我今後能有更好的前程。

    我媽雖然教我語文,但卻不是我的班主任,不過我們的作息時間基本一致, 
在家里的時間比較統一。

    在家里我媽也不是每天都熊我,大多數時候她還挺和顏悅色的,畢竟為人師 
表,在家里面她的穿著並不隨意,但畢竟已經到了夏天,她在家里還是會換上家 
居裙,家里吃飯的時候坐的是矮桌,她對我也沒有太強的防備心,有時候直接叉 
著腿坐,我能清晰的看到她腿根處,鼓鼓囊囊被內褲包裹著的軟肉,每當見識過 
這種春光後,我的雞巴能硬上好幾個小時,至少要擼好幾次才能睡著。

    我媽她雖不是那種傾國傾城的女人,但也頗有幾分姿色,畢竟是奔四的女人 
了,身材有些發福,可絕算不上胖,對她這種帶著書香氣,又韻味十足的女人, 
我是沒有一丁點的免疫力,但也只能幹瞪眼,我沒有膽量去試探她的底線,直到 
一件十分意外的事情發生,徹底改變了我平靜的高中生活。

    我剛上高二沒多久的一個中午,因為些瑣事耽誤了,中午沒有回家,吃過午 
飯後,我媽讓我去她的宿舍,在那里休息一下,下午繼續上課,我偶爾也在她宿 
舍睡過午覺,也沒多想,那著她的鑰匙就過去了。

    我媽的那個宿舍是兩人合住的,平時另外一個老師不經常來,所以我也沒有 
事先敲門的習慣,拿著鑰匙直接就將房門給打開了。

    房門打開之後,兩具白花花的肉體出現在我的眼前,女的正趴在床上,翹著 
她飽滿風韻的碩臀,男的正在賣力的向前聳動,似乎是要將自己全部身體都送入 
女人的身體似得,在房門打開以後,也沒有停止。

    最讓我吃驚的並不是這對兒男女正在做的事情,而是他們的身份,那個女的 
是我媽的同事陶桃老師,男的是陶桃老師那個班的學生,比我低一屆,真是想不 
到他們兩個能搞到一起,讓我眼睛都快掉到地板上了。

    我只是楞了幾秒鐘,就趕緊退出了房間,趕緊把房門輕輕的關上,生怕打攪 
到他們的好事,其實已經打攪到了,只是我還不太懂而已。

    在見到他們兩個辦事之前,我只是在網上看過些毛片,雖然畫面很清晰,動 
作也很激烈,但是觀感跟看現場直播根本不可同日而語,雖然只有短短的幾秒鐘, 
但關上門以後,我的心跳立刻就加速的跳動起來,比我看上十部毛片刺激都大。

    我在外面等著,以為他們兩個很快就會出來,誰知道等了好一會兒,才見房 
門再次被打開,房間的隔音效果很好,我在外面跟本聽不到里面的動靜,但是畫 
面已經被我腦補出來了,他倆肯定是把剩下的給做完了,才會出來的這麼慢,想 
到這兒,又讓我增加了些許亢奮。

    我那個同學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畢竟還年輕,面皮薄,被我撞破了好事, 
出來的時候顯得十分羞澀,他低著頭,飛快的從我身邊略過。

    我看的他一眼,發現他有一半的上衣還掖在皮帶里,顯然是出來的太過匆忙, 
衣服都沒有整理好,房門並沒有被關上,我猶豫了片刻,還是推門走了進去。

    陶桃老師正坐在她那張床邊,畢竟是老於江湖的女人了,見我進來之後,沒 
有任何的羞澀,還沖著我拋出了個媚眼,這這讓我的心跳又加速了幾分,不清楚 
她這是什麼意思,當場就楞在了那里。

    陶桃老師見我不動彈了,嫣然一笑,沖著我媽的那張床指了一下,示意我坐 
在過去,我得到她的示意後,這才繼續往屋子里面走。

    我偷偷的在觀察陶桃老師,見她雙頰潮紅,額頭上還有一層薄汗未曾退去, 
身上已經套上真絲睡裙,不過里面好像沒有穿胸罩,真絲睡裙胸部位置被頂出了 
兩個很明顯的凸點,兩條白腿在床邊耷拉著,根本不避諱我偷看,沒有要藏起來
的意思。

    我唯唯諾諾的坐在了陶桃老師對面,也不好直視她,只是時不時的擡起眼睛, 
朝她的大白腿瞄上一眼,誠然,陶桃老師這具成熟女性的身體對我的吸引力是十 
分巨大的。

    「想看就直接看吧,不用偷偷摸摸的了!」陶桃老師嫵媚的說著,就將雙腿 
收到了床沿邊,雙手抱了起來,腦袋枕在膝蓋上面,眼睛一眨一眨的盯著我。

    我聽話的將頭擡了起來,目光投射過去,然後,我的腦袋嗡的一下如同要炸 
開似得,因為我發現陶桃老師竟然沒有穿內褲,雙腿並攏在一起,但大腿根部的 
蜜穴清晰的呈現在我面前。

    可能是因為剛剛戰鬥過的原因,蜜穴顯得亮晶晶的,肉蚌分外突出,兩片大 
陰唇也向兩邊翻著,穴口雖然開的不大,但從我的角度看過去,里面黑洞洞的十 
分深邃。

    「好看麼?」陶桃老師不經意間問道,很顯然她是故意這樣做的,為的就是 
吸引到我的註意力。

    她成功了,我的目光像是釘在她的蜜穴上一般,根本不願意挪開半分,喉頭 
不住的吞咽著口水,我都沒有意識到,腦子里唯一的念頭就是去舔幾口她的蜜穴, 
想要去嘗嘗那是個什麼滋味。

    陶桃老師根本不避諱我灼熱的目光,甚至還微調了一下雙腿,以便於讓自己 
的穴口更容易讓我看到。

    她嫵媚的笑著,對我說道:「有些事情看到了,也就看到了,只要能爛在自 
己的肚子里面,說不定還能有更多的驚喜。」

    我的註意力全部都在她的蜜穴上,她說話的聲音雖然能聽的一清二楚,但說 
的是什麼意思我卻根本來不及考慮,只想著上前一探究竟,仔細查看一下她那個 
黑洞洞的穴口里面藏著些什麼。

    我的屁股剛剛有所動作,想要上前查看一番,突然敲門聲響了起來,房間里 
本來十分靜謐的氣氛瞬間被打破了,敲門聲把我給嚇的不輕,挺漲的雞巴瞬間有 
要萎下去的意思。

    腦子里空白了片刻,這才意識到外面敲門的人肯定是我媽,她先打發我到這 
兒,事情辦完了,也隨後跟了過來,我沒做過多的考慮,直接跳了起來,要去給 
我媽開門。

    「稍等一下!」陶桃老師輕聲呼喊了一下,她現在身上穿的很薄,甚至里面 
還沒有穿內褲,這要是讓我媽給撞見了,肯定會認為我倆在這里面搞什麼名堂。

    我頓住了身體,扭頭看了一眼,發現陶桃老師也是被嚇的不輕,她飛快的將 
床位的毛巾被展開,然後搭在自己的身上,然後平躺在床上,這才示意我去開門。

    其實這個動作並沒有用多長時間,我也是慢慢的朝著房門那里挪動,見她已 
經準備妥當後,這才將宿舍的房門給打開。

    「怎麼把門給鎖上了,不知道我沒有鑰匙麼!」我媽見房門打開之後,立刻 
就向我埋怨,走了兩步,見到陶桃老師竟然也在房間中,這才恍然大悟,說道: 
「啊!原來桃子也在啊,我說這小子怎麼把房門給鎖上了。」

    「是啊,你家小天真的非常懂事,進來之後見我在里面,動靜搞的非常小, 
讓我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陶桃老師說起謊話來,面不紅心不跳,十分的隨意。

    「懂事什麼啊,成天凈是給我瞎闖禍。」我媽雖然這樣說,但臉上還是洋溢 
著十分得意的笑容,在她的這些同事里面,我應該算是學習最好的那個了,很有 
可能考上北大清華,不過在別人面前,她還是會保持適當的謙虛。

    中午午休的時間並不很長,她倆在隨意聊了幾句之後,就準備休息,這個宿 
舍沒有套間,如果只有我跟我媽兩個人的話,她也沒啥好避諱的,直接就會將外 
衣脫掉,換上睡裙就躺下了。

    不過這個時候,有陶桃老師在場,我媽朝著陶桃老師那邊看了一眼,稍微做 
出了點猶豫,不過午休的時候不換衣服,實在是難受,她還是將自己的套裙給脫 

下來。

    我正坐在床邊,也在猶豫著要不要脫衣服,午休的時候,我一般只穿著內褲 
睡覺,突然瞥見我媽將睡裙給褪了下來,本來已經疲軟下去的雞巴,又再度複活 
起來,雖然只能看見個背面,但我媽那渾圓的臀部離我非常近,窗簾早已經被拉 
上了,但光線還是從她內褲包裹著的兩腿間穿了過來,她穿的內褲很緊,我隱約 
看到她腿間鼓鼓囊囊肉丘。

    我的腦袋嗡的一下變的有些大,剛剛欣賞過陶桃老師的蜜穴,雖然距離有些 

遠,但是蜜穴的樣子已經深深的刻進了我的腦子里面,這會兒又看到只穿著內褲 
的媽媽,立刻就有種要去比較一下我媽的肉穴跟陶桃老師的有何不同。

    「楞著幹什麼!還不趕快脫衣服休息。」我媽見我不動彈,她根本不知道到 
我心里面在想著什麼,輕聲呵斥了我一聲,催促著我上床午休。

    我輕聲哦了一下,趕緊收回略帶猥褻的目光,飛快的將自己的上衣給脫了下 
來,由於我經常打籃球,身上的肌肉還是非常明顯,在脫掉上衣後,朝著陶桃老 
師那邊看了一眼,發現她正在盯著我,嘴角還含著滿是春情的笑意,這讓我有些 
不好意思。

    在脫褲子的時候,我有些犯難,剛剛見到了我媽的肉丘,雞巴還處於硬邦邦 
的狀態,這要是把褲子給脫下來,肯定會讓我媽發現,終究不太妥當。

    「呦!還不好意思呢,你是我看著長大的,還有啥不好意思的。」從陶桃老 
師那個角度,很容易能看到我襠部的腫脹,她調笑了我一句,說完之後,故意翻 
了個身,把臉扭了過去。

    我媽朝我看了一眼,似乎是發現了什麼,說道:「去水房洗把臉,剛上完體 
育課,別把我床上弄的臟兮兮的。」

    我聽到我媽的話,如蒙大赦般的從床上跳了起來,趕緊去外面的水房洗臉, 
我覺得我媽已經發現了我的雞巴堅挺了起來,這才隨便說了個托詞,把我給打發 
了出去。

    等我再回到宿舍里面時,我媽已經蓋上了薄被,她的這張床有一米五寬,我 
躺在她腳頭十分的寬裕,見我媽已經閉上了眼睛,這才趕緊將自己的下半身給脫 
掉了,然後也鉆到了我媽的薄被中。

    房間里已經沒人說話了,顯得十分安靜,我有午休這個習慣,很容易就能睡 
著,但是今天中午不知道怎麼回事,只要一閉上眼睛,陶桃老師的蜜穴就出現在 
我的眼前,尤其是蜜穴中間開啟的那個洞口,還有洞口里面潺潺流出的淫水,讓 
我根本就平靜不下來。

    我朝著陶桃老師那邊看了眼,發現她雙目緊閉,嘴角顯露著淺淺的笑容,呼 
吸已經開始變的均勻起來,她這個年紀,一番激烈的大戰,應該是有些疲憊,這 
才能這麼快的睡著。

    我翻了一下身體,我媽的美足從薄被中深了出來,距離我十分的近,幾乎是 
觸手可得,但我卻不敢觸碰,肉棒雖然再度硬了起來,但始終與我媽保持著適當 
的距離,生怕她發現我現在的這個狀態。

    也不知怎麼著,我慢慢的睡著了,就在睡意朦朧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肉棒隔 
著內褲被一只手給捉住了,那只手輕輕捏了兩下,似乎是在試探我肉棒的尺寸, 
然後就送來了,只聽見我媽的聲音響了起來:「小天,該上課了,快點起床。」

    我這才睜開眼睛,發現陶桃老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房間里面只有 
我跟我媽兩個人,突然感覺到剛才肉棒被人捏了幾下有些不真實,因為我知道我 
自己是不可能那樣捏自己的,而這會兒也只有我媽在這兒,她怎麼可能會捏我的 
雞巴。

    雖然心中有疑問,但我也並沒有再多想,因為還要上課,我趕緊將自己的衣 
服給穿了起來,在穿衣服的過程中,我發現了我媽臉上紅撲撲的,有些不太明白, 
房間里是有空調的,她睡個覺也不至於會熱成這個樣子。

    因為是高二,下午的課程還是比較緊的,其中就有陶桃老師的課,她是教我 
們化學課的,當她走進教室,我突然眼前一亮,她穿著鵝黃色的連衣裙,裙子很 
短,比她中午穿的那件睡裙也不呈多讓,全班男生看她的目光中,多少都帶出了 
些許異樣。

    上課沒什麼好講的,中間有次讓我們板書的時候,陶桃老師點了我的名字, 
題目內容很簡單,我早就了然於胸,但是在黑板上沒寫幾個字,粉筆就斷了,我 
四下看了看,只有講臺上有新粉筆,也沒多想,直接就走過去拿粉筆。

    講臺與黑板的過道很窄,我只有站在陶桃老師的身後,才能迅速拿到粉筆, 
剛站到她的身後,正要拿粉筆的時候,陶桃老師不知道怎麼著,突然就輕輕撅了 
一下她的臀部,正好頂在我的雞巴上面,讓我的心頭猛然顫抖幾下。

    我有些心虛的朝著講臺下面看了眼,發現同學們並沒有發現異樣,這才趕緊 
抽出粉筆,繼續去板書,剛才那個動作其實只是一瞬間的事情,我的雞巴也沒有 
來的及硬,不過等我回到座位上時,回想起剛才的那個場景,雞巴再度充血膨脹 
起來。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我也不明白陶桃老師剛才在講臺上是不是故意的,但是 
讓我一下午的課都沒什麼心思聽下去,不過好在老師將的內容我都會,也不在乎 
聽於不聽了,但是我覺得這樣下去不行,從中午到現在,雞巴已經硬了好些次了, 
再不發泄出來,恐怕就要壞掉。

    下午放學之後,我如往常一樣來到我媽的辦公室門口,準備跟她一起回家, 
剛走到門口,就聽到里面傳出一陣很是清脆的笑聲,是陶桃老師發出的,這間辦 
公室里有好幾個老師,不過已經放學很久,估計里面只剩下我媽和陶桃老師兩個 
人。

    我媽跟陶桃老師是閨蜜,從上師範就是住一個宿舍的,一直到現在,關系是 
沒的說,我有些好奇她們兩個在辦公室會聊些什麼,也沒急著進去,於是就把耳 
朵貼在了門上,聽她們在聊什麼有趣的話題。

    她倆可能已經聊了一會兒了,我趴在門上只聽我媽輕聲說道:「桃子,你也 
該收收心,不能再跟學生胡搞了,真要是讓人知道,你這工作還要不要了。」

    「咦!你怎麼知道我又跟學生幹那事兒了,我好想還沒跟你分享吧!」陶桃 
老師滿不在意的說道,我聽她說的這個意思,似乎以前經常跟我媽分享這方面的 
事情。

    我媽輕聲哼了一下,說道:「這還用你說,中午我進宿舍的時候,房間里面 
全都是幹完那事兒的味道,幸虧我家小天還不明白,要是他知道了,還不定怎麼 
看你這個當阿姨的。」

    陶桃老師頓時咯咯笑了出來,我聽著她的笑聲,心中暗自腹誹,我媽也太小 
看我了,我不僅知道那是什麼味道,甚至陶桃老師跟她學生打炮的時候,我還看 
見了,甚至她的蜜穴都被我看在眼里,讓我這一下午都平靜不下來。

    陶桃老師笑罷之後,輕聲嘆了口氣:「你也知道我家老常一個月也在家不了 
幾天,咱這個虎狼之年,要不經常找點樂子,誰能熬的住,倒是你,有個高大威 
猛的兒子在身邊,說實話,你對小天下過手沒有。」

    聽到陶桃老師跟我媽開始談論我了,立刻讓我興奮起來,把耳朵更是往門上 
貼了幾分,生怕漏掉她們說的每一個字。

    「別瞎說,那可是我親兒子,怎麼能做那種事情,找誰也不能找我兒子啊。」 
我媽說話的聲音明顯是帶著羞澀,雖說是在埋怨陶桃老師,但又有一絲興奮在里 
面。

    「別裝了,這年頭這種事情還少了,高三那些陪讀的家長中,我看就有不少 
葷事兒,人家能做,你為什麼不能做。」

    明顯的我媽沈默了片刻,她為了轉移開話題,問道:「你咋知道那些陪讀家 
長中還有那事兒,你又沒有親眼看到過。」

    「切!你知道什麼啊!」陶桃老師頓了一下,故作神秘的說道:「前幾天我 
去一個高三的學生出租屋家訪,那個學生母親開的門,雖然門只開了一條縫,但 
我卻見到那個學生只穿著個內褲在屋里坐著,老遠就能看見學生內褲里的家夥舉 
動老高,他母親只穿個很短的吊帶裙,你說他們母子兩個在屋子里能幹什麼?」

    「也許是那個學生正準備換衣服呢!」我媽說這話的時候就很沒有底氣,明 
顯是她也相信了陶桃老師的說法,只是不願意這麼快就承認罷了。

    陶桃老師也不願意再跟我媽爭辯,又把話題換到了我的身上,說道「說真的, 
你家小子你要是不用,我可是要上手了啊,真沒看出來小天的身板還挺有料的, 
中午看的我下面又流了不少的水兒。」

    「你敢!」我媽輕聲呵斥了陶桃老師一聲,雖說是呵斥,但開玩笑的成分居 
多,她說完之後覺得有些不妥,又道:「你該收收心了,不能總是跟個欲女似的, 
見到年輕小夥子就想來一炮,那像什麼話。」

    陶桃老師嘿嘿笑了兩聲,語氣變的正經起來,但是說的內容卻十分的不正經, 
只聽她說道:「說真的,你家小子讓我用用,我保證之後絕對不再亂搞了,再說 
了,他那個年紀,正是需要發泄的時候,你又不給他疏解,以後真要是犯了什麼 
錯誤,還怎麼考清華北大。」

    我媽聽到這里,頓時沈默了,良久之後,才埋怨著說:「你整天凈是些歪理 
邪說,這都幾點了,小天咋還沒過來呢,我得去看看。」

    聽到這里,我知道不能再繼續聽下去了,我媽馬上就要出來,趕緊將辦公室 
的門給推開,裝出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叫道:「媽,我放學了,趕緊回家吃飯 
吧。」

    走進辦公室之後,我又裝出剛發現陶桃老師的樣子,說道:「啊!陶老師好!」

    陶桃老師沖我微笑點了幾下頭,還不著痕跡的眨了幾下眼睛,目光中春意盎 
然的,讓我心中有些發癢,雞巴又有要擡頭的意思。

    我媽已經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聽到我的話後,就朝著門口走了過來,打算帶 
我回家做飯,我也準備從辦公室里面走出去。

    可是我剛剛轉過身,就聽見陶桃老師在我身後說道:「對了珍珍,你先別讓 
小天回去,我突然想起來車後備箱里面還有幾袋花生沒搬到家里面,你先回去做 
飯,讓小天先幫我把東西搬到家里面去。」

    我聽到陶桃老師的話,立刻就興奮起來,陶桃老師明顯是打算讓我跟她有個 
獨處的機會,難道是等會兒就準備跟我打炮,這讓我感覺自己身體里有股火焰自 
下而上的升騰起來,生怕我媽會拒絕了陶桃老師。

    我媽扭頭看了看陶桃老師一眼,她看出來陶桃老師笑容中的異樣,也明白過 
來陶桃老師要做什麼,很是糾結了一番,這才對我說道:「小天,你去幫你陶阿 
姨一下,快去快回,我在家里等著你回來吃飯。」

    我強壓著自己內心中的興奮,答應了一聲,扭頭偷看了一眼,發現我媽正在 
手指戳著陶桃老師的肩膀,並且用氣聲對她說:「不許胡來!」

    我裝作沒看見的樣子,走出了辦公室,等她們兩個在里面交涉完之後,才走 
出來。

    我家小區跟陶桃老師家的小區不遠,就是隔著一條馬路,我媽開車把我在小 
區門口放下來之後,又對我囑咐了一句讓我搬完之後快點回去,就開車進了小區。

    陶桃老師的汽車就在她小區門口等著,我過去之後拉開車門就坐了上去,雖 
然我心中有猜測陶桃老師是想跟我打炮,但又不敢確定,上車之後一直都十分的 
規矩,只是朝她大腿上瞟了幾眼,只等著她把汽車開進了地庫里面。

    本以為陶桃老師說幫她搬花生只是個說辭,誰知道她後備箱里面真的有好幾 
袋花生,每袋有個二三十斤的樣子,這讓我激動的心情跌倒了谷底,認為她沒有 
別的意思,真的是讓我幫她搬花生而已。

    我一個手提兩袋,算下來也有一百多斤了,雖然能提動,但是也著實費勁, 
她的車位離電梯口有些距離,我為了逞強,中途根本就沒有放下,一口氣將這一 
百多斤的東西提了過去,又一口氣提到了她的家里面,氣溫不低,這讓我變的是 
滿頭大汗。

    將東西來回又跑了兩趟,這才將她車里面的東西給搬完,陶桃老師見我累的 
滿頭大汗的樣子,有些心疼的說道:「瞧把我們小天累的,在老師這兒洗個澡再 
回去吧,省的你媽見我把你使喚成這個樣子埋怨我。」

    我本來是想拒絕的,可是陶桃老師不由分說就將我推進了衛生間,還從毛巾 
架上拿了條毛巾給我,應該是她平時用的那條。

    在衛生間她也沒著急出去,對著我說道:「把衣服脫了吧,衛生間沒地方掛 
衣服,我幫你拿出去。」

    我稍微猶豫了一下,心中想著反正中午她也見過了,再看一次也沒什麼大不 
了的,索性很是光棍的將上衣褲子全部都脫了下來,等陶桃老師出去之後,我就 
開始洗澡。

    陶桃老師家我也是偶爾會來,但洗澡還是第一次,我飛快的用水將自己身上 
的汗水沖幹凈,當我洗到自己的雞巴上時,突然又想起中午陶桃老師的蜜穴了, 
又聯想到她現在正在外面,我們兩個這是獨處一室,真會發生點什麼也說不定。

    說是洗澡,也就是三兩下把身上的臭汗給沖幹凈就算完事了,我也沒心思再 
她家里面洗澡,把身上大致擦過之後,就從衛生間走了出去。

    外衣都被陶桃老師給拿走了,我只能穿著內褲就走出去,房間里的空調已經 
被打開,剛洗完澡出去,感覺到皮膚上的溫度十分舒服,陶桃老師不知道什麼時 


候已換了吊帶,還是那種十分透的吊帶,我能看到她胸前兩顆十分誘人的櫻桃, 
下面穿著T褲,只把蜜穴給遮住了,那些不老實的毛毛卻調皮的鉆了出來。

    「口渴了吧,來吃水果!」陶桃老師見我出來之後,雙腳就從沙發上放了下 
來,也許是怕切水果的汁液濺到腿上,她的兩條腿叉的老大,根本不怕我看。

    我哪有什麼心思吃水果,目光一直鎖定在她的兩腿之間,雖然中午已經看過 
里面的內容,但現在這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樣子,才是最誘人的。

    由於坐姿的原因,肉縫處的T褲已經有小半陷了進去,肥厚的蚌肉已經露在 
了外面,隨著她切水果的動作,蚌肉微微開闔,像是一點點的在咬著T褲,想要 
把褲帶吃進去似得。

    陶桃老師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走光,還是在認真的切著水果,甚至由於 
用力,腿部的肌肉也開始緊繃起來,讓下面的肉蚌更加突出,更是顯得嬌艷欲滴。

    我看的有些癡了,目光一直聚焦在陶桃老師的雙腿之間,一時間忘記自己只 
穿了條內褲,雞巴如同吹氣球般的鼓漲了起來,把內褲頂的老高,差點頂到陶桃 
老師的臉上。

    「來吃水果……」陶桃老師拿起一塊水果正要遞給我,轉眼間就看到了我內 
褲上頂起的帳篷,她順著我的目光低頭看了一下,立刻就明白我的小帳篷為啥會 
頂的這麼厲害。

    不過她也沒有收腿,只是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說道:「瞧你沒出息的樣子, 
中午不是告訴你了,用得著這麼猴急麼?」

    我尷尬的笑了幾聲,有陶桃老師這句話,算是個我吃了定心丸,雖然目光依 
舊熱辣,但卻不只定格在她的蜜穴上,開始觀察她的整個身體來。

    我接過了她遞過來的水果塊,但根本就沒心思吃,在嘴里胡亂嚼了幾下之後, 
就匆匆咽了下去,以前來陶桃老師家的時候,要麼是跟著我媽過來,要麼是過來 
補課的,從來都沒有見過她這樣的穿著,更沒有見過她這麼放蕩的一面。

    我在陶桃老師身邊坐下沒多久,她就不再切水果了,一只手放在了我的大腿 
上,向上慢慢的撫摸,然後隔著內褲就捉住了我的肉棒,我低頭看了一眼,發現 
馬眼兒上滲出的液體已經將內褲前端打濕,在她這樣緊握之下,有更多的液體被 
擠了出來。

    陶桃老師手指在我的內褲上邊一挑,就將我的肉棒給掏了出來,熟練的把肉 
棒握在手心擼動,讓我不住的向上挺著雞巴,美的都叫出了聲音,突然感到雞巴 
根部一涼,我立刻就睜開眼睛朝下面看去,發現陶桃老師正把水果刀的刀背放在 
我的雞巴根本,嚇的我大驚失色,差點沒讓雞巴立刻就軟下來。

    陶桃老師也感覺到我雞巴有萎縮的跡象,又熟練的擼動幾下,以保持肉棒的 
堅硬程度,她嘻嘻笑了兩聲,說道:「天天,有些秘密是需要保守的,就如同我 
們現在做的事情,是不能跟外人分享的,明白我的意思麼?」

    到這個時候,我怎麼還能不清楚她說的是什麼意思,無非就是想告訴我,不 
要把她跟自己學生亂搞的事情傳出去,我怎麼可能會亂說,另外我現在不正在跟 
她做同樣的事情麼,腦子發抽才會出去亂說。

    「明白!明白!陶老師,先把刀子拿開吧,我害怕!」說實話,我真是怕她 
手中的水果刀,真要是反過來朝我的雞巴上來一刀,我下半生的性福生活可全就 
完蛋了。

    陶桃老師又嘻嘻笑了兩聲,她也不打算再嚇我,將水果刀放回了果盤之後, 
兩手同時在我胯下運作起來,一只手握著肉棒擼動,另一只手玩弄著睪丸,我從 
沒有受過這種性刺激,感覺雞巴漲的要爆開似得。

    突然,陶桃老師的一低頭,檀口順勢就將我的龜頭包裹住,她在這方面十分 
老練,裹住龜頭之後,在我的腿間上下浮動,我感覺自己的雞巴進入一個溫熱的 
空間中,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在吸著整根雞巴,而馬眼兒的頂端,似乎有無數只小 
螞蟻在跑跳,頓時酥麻癢等說不清楚的快感就傳遍的全身,從沒有受過這種刺激 
的我,很快就控制不住,精關大開,直接噴射了出去。

    年輕人的火力十足,陶桃老師似乎也沒想到我會射的這麼快,前幾股最猛的 
炮彈直接打在了她的上顎,我甚至能聽見呲呲聲,等陶桃老師反應過來,稍微握 
緊了些雞巴,才讓炮彈發射的力度緩了下來。

    饒是這樣,陶桃老師還是被我噴發而出的精液給嗆住了,她劇烈的咳嗽了幾 
聲,眼淚湧了出來,我看著她水汪汪的大眼睛,覺得十分不好意思。

    「陶桃老師,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從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
看到陶桃老師難受的樣子,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以為是自己做了錯事似得。

    陶桃老師咳嗽了幾聲,很快就緩過勁來,她抿著嘴笑了出來,眼眶中還閃閃 
泛著光亮,顯得極其惹人憐愛,她雙手捧著我已經有些變軟的雞巴,說道:「沒 
事,不用在意,年輕就是不一樣,老師真是越來越期待你這根壞東西了。」

    說著,她又開始搓我的雞巴,低下頭伸出丁香小舌,用舌尖舔弄龜頭上面殘 
留的精液,很快就將整根雞巴舔弄的十分幹凈。

    我感受著陶桃老師這樣香艷的服務,心中的浴火再度迸發出來,感覺下面又 
要開始充血,已經軟下去的雞巴,又要有擡頭的趨勢,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 
機突然響了,把我嚇得打了個機靈,雞巴沒能順利的站立起來。

    我有些不想去管手機,無奈手機一直響個不停,只能懊惱的把手機找了出來, 
看了看上面的來電顯示,發現竟然是我媽打過來的,立即就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 
了,我媽肯定是覺得我在陶桃老師家里時間有點長,打電話來催我回去。

    「臭小子,搬東西需要那麼長時間麼,還不趕快回來吃飯!」我媽在電話里 
使勁的催促,好像她清楚我在這兒做什麼似得。

    就在我聽著我媽說話的聲音時,陶桃老師又將我的雞巴含到了嘴里面,我舒 
服的閉上了眼睛,一邊撫摸著陶桃老師的乳房,一邊和我媽敷衍著,就好像同時 
被兩個熟女服務似得,十分愜意。

    「剛搬完,這就打算回去了!」沒辦法,我知道要是我再不回去,我媽肯定 
會上門來找我,今天是沒辦法跟陶桃老師繼續下去了,只能以後再找其他機會, 
放下電話之後,我見陶桃老師還在吸著我的雞巴,只得扶著她的臉龐,另一只手 
將雞巴從她嘴里抽了出來,還帶出一條細長的淫液,見到這樣淫糜的場面,讓我 
有種再次將雞巴塞進陶桃老師嘴里的沖動。

    「陶老師,我媽喊我回家吃飯了!」我找到自己的衣服,飛快的穿了起來, 
生怕自己忍受不住不舍得離開。

    陶桃老師也清楚我媽的脾氣,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嗯了一聲,她眉目中滿是 
春意,顯然是非常不舍得我離開,見我穿好衣服往外面走時,也不起身去送,只 
是用目光將我到了她家門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1-2-27 20:09 , Processed in 0.08046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