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666|回復: 0

兩個發騷小妞把我強姦了

[複製鏈接]

359

主題

390

帖子

1285

積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1285
發表於 2019-12-28 23:05: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雖說這是幾年前的事了,但因事態的發展非常具有戲劇性,所以我記憶猶心……

那年夏天晚上和朋友去歌舞廳(不是現在的KTV ),我認識了一位服務員--芳小姐。
她是那種挺漂亮的那種女孩,雙眼皮大眼睛,小鼻小口,短髮個子不高,但身材很好,我們彼此留下了電話,儘管她不是「雞」,但我從她的眼神中知道這個小妞很快將會被我「辦掉」。

果然,兩天後我就接到了她的電話,她說她休息並希望我請她吃飯,就這樣我們當晚就上床了。她告訴我她23歲,是安徽來京打工的,在老家的男友分手了,希望我可以做她的朋友並照顧她,我可沒有這種興趣!

本以為事情發展到這兒就可以劃上句號了,可萬萬沒有想到~~~~~~~~大概過了半個月的一天晚上。當時下著特大的雨,已經夜裡十一點多了,我獨自在家看著影碟,困意正濃,手機響了,是芳!她告訴我她和一個朋友逛街,沒想到會下這麼大的雨,希望可以來我處寄宿一晚,問我方便嗎?

那還用說,如此美味多吃幾遍也無妨呀。結果我迎進門的是兩個人,芳告訴我同來的是她在北京最要好的姐們。此女北京人,22歲,很高,有1.70米,相貌一般,屬於那種比較骨感的人,可能是從事服務行業的原因吧,服飾很潮流,但此時都成了「落湯雞」。她們倒是不客氣,就像到了自己家,洗了澡並雙雙換了我的文化衫和短褲,這倒是讓我有些不自然了,心想:這可怎麼個睡法呀?本以為只有芳一個人,而且我是一居室,只有一張床,該不會讓我以一對二吧?我轉念一想覺得不太可能!還是靜觀其變,看看她們的意思吧。

聊天,看影碟,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凌晨兩點了,芳說困了要睡覺,我讓她安排如何睡法,結果我睡到了床的外側,她在中間,她的朋友在最裡面。熄燈後,她倆在床上是又打又鬧,這樣也好,省得尷尬。一會芳就要求我和她換位置,說受不了了,想睡覺。

我就睡到了她倆的中間,她們居然隔著我還打鬧,我們的身體相互地接觸著,令我的下面也有了反映。終於歸於平靜了,芳摟住我並偎我的懷中,我們親吻著,我的心裡很是彆扭:我是乾柴她是烈火,但旁邊還有一個人該如何燃燒呀?真是不知所措。此刻的芳情慾高漲,不停地挑逗著我,她將我的睡衣解開,用小嘴親我的小乳頭,真是好不舒服,我感覺自己的喘息聲都粗了,手也悵自禁地摸向了芳的屁股。

我翻過身開始挑逗她,一手揉著她的乳房,一嘴含住另一個乳頭,這對乳房大小適中,很飽滿很結實,一摸就知道她的年輕。

就在這時,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她的朋友的手摸到了我的背上,並滑向我的屁股,她竟然背著芳偷偷地摸我,我真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我沒有做出任何反映,她的朋友的手從我後面握住了我的睪丸並將身體緊緊貼在了我的背上,我心狂跳!真是前有狼後有虎!萬一芳知道了她的朋友這樣對我,要是生氣了今晚豈不是雞飛蛋打了,我是又緊張又刺激,陰莖又一次膨脹到了極限……

芳開始拉我的陰莖了,我知道她已經渴望得不能把持了,我才翻身上去,采用了傳統的「中國大扒式」,手握陰莖對準了蜜穴用力地孳進去,芳使勁地摟住我開始淫叫,我的陰莖也是時爾深入時爾淺出,當將整根陰莖插進去時能明顯感覺到芳那大而挺的陰蒂抵住我的陰毛位置,可能也就有四五分鐘的光景,芳高潮了,一股股陰精射到我的龜頭上,很熱很熱的,伴隨著芳的浪叫聲,我瘋狂到衝刺著,每一次的深入都能觸及她的子宮口,那種感覺就像是陰道的盡頭有一塊脆骨一般,一碰到它,它還會移動……

芳還在淫叫著,而且帶出了哭腔,這更加刺激我了,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藉著漆黑的夜,一邊操著芳,一邊把手伸到了她朋友的上衣裡,揉摸著另一個身體上的乳房,扁扁的,軟軟的,乳頭挺立,手感美妙得很!芳似乎並沒有留意我的舉動,我更加膽大了,更確切地說是我那蓄勢待發精液的慫恿下,我的一隻手墊在芳的屁股下,摸著她早已被淫水灌溉的後花園,而另一隻手伸進了她朋友的陰部,摸著另一個淫水氾濫的嫩穴,那種刺激用語言是無法形容的。

我實在是憋不住了,狠狠地將濃稠的精液灌入了芳的蜜穴深處,同時我放在芳臀下的手指也蘸著她的淫液寓了她的屁眼裡;而另一隻手的手指也插如了她朋友的淫穴中,陰莖與雙手同時寓了不同的肉眼中,做著同樣的活塞運動,當時真是希望男人多長兩根陰莖就好了!

我在芳屁眼裡的手指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陰莖的運動,非常刺激的,而插在另一個肉穴中的手指體驗著另一種濕滑與溫度還有渴望!我就是這樣射精的,而且射得很多,在過濾掉兩個妞的叫床聲外,我也聽到了自己叫聲。

那一整天我都在想:是不是自己做得太過分了?可能在芳的心裡我是她的男朋友,而事已至此,一邊是友情,一邊是愛情芳該如何取捨呢???半個月後,我去東四商業街買鞋子,就這麼巧!我無意中看到了芳和那晚的朋友在手挽手的逛街。我終於明白了!--這世上最毒莫過婦人心,原來這兩個妞那晚把我給玩了!

我拿起手機打通了歌廳前台的電話。

「請問小月在嗎?」

「請稍等。」電話裡傳出前台小姐甜美的聲音,半分鐘後,「喂?你好。」

我內心暗喜,找到她了。

「我是芳的朋友XX,你還記得吧?自從上次後我一直很想你,今晚可不可以賞臉去吃宵夜?」

「你在哪裡?我馬上就要下班了。」

「我在你單位的門口,路左手邊有一輛寶石藍色的XX車,記住你一個人來,我不想見到芳。」

「那好吧,等我半小時。」話音剛落,她就掛了線。

我和阿傑會意地一笑,進一步完善著我們的計劃:第一步;一會我先帶小月回我的住處。第二步;就是在一小時後阿傑用我給他的房門鑰匙打開我的房門並衝進房間(而此刻會有對小月的幾種假設:可能當時會把她嚇傻了,半推半就被我們輪了;也可能她正在性頭上,很高興接受了我們兩個,她不是騷嗎!

但這種可能性不大;更可能她氣急敗壞,大喊大叫,穿上衣服想走,要是這樣的話,我和阿傑說好就強行輪姦她,並用襪子堵住她的嘴,哈哈,省得她在深夜鬼哭狼嚎),這第三步;就是阿傑脫了衣服參戰。

可能等了35分鐘的樣子,她快步向我的車走來,好像是怕被芳看到似的,鬼鬼祟祟的。阿傑罰看就知道她是個騷貨。她坐到了車的副駕駛座上,並帶進來很好聞的女人香水味道。

我指著後座的阿傑,道:「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哥們--阿傑。」又對阿傑說:「這是我新認識的美女小月。」小月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還是和阿傑互問了「你好」--這就叫以欺人之道,還至欺人之身。上次芳和她也是這樣對我的!

我們一起去吃了宵夜,飯桌上拉近了我們三人之間的距離,小月也開始話多起來。趁著小月去洗手間的工夫,阿傑靠近我,望著小月的背影,說:「這小妞不錯,誨上漂亮但也不難看,身材很好,屁股挺翹的,從後面干一定過癮。」

我也貪婪的笑了笑,不禁幻想起一會我們二對一的情景來。「一會你去哪躲躲?」

我問阿傑,阿傑道:「當然是回家洗個澡,然後再一起和你打個` 衛生泡`了。」

呵呵……飯後我和小月把阿傑送回了家(離我住處也就是兩里的距離,很近),就返回我家,時逢夏末,屋內很熱,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臥室空調打開,小月當然知道一會我和她會發生什麼,很主動要求先去洗澡,我則脫下衣服躺在床上吸煙,腦海中不停地盤算著我和阿傑的計劃。想著想著不由的有些緊張起來,畢竟我從來沒有幹過這種事呀!

看了看表,已經和阿傑分手快30分鐘了,還有半小時阿傑就快來了,為了抓緊時間讓小月進入狀態,我光著身子、翹著老二,走進了浴室。這不是我和女人第一次共浴了,我想她也不是,看到我進來她仍表現的很自然,,並沒有什麼異常。

由於上次我和小月、芳作愛時沒有開燈,這是第一次看到她的身體,鞅裡話很美!

她的皮膚很白,沒有任何瑕疵,兩個乳房長得女人味實足,乳房的直徑很大但不高聳,乳頭一個大一個小,大得像是個青棗,小得那個像鉛筆上的橡皮頭,很有趣!

可能是她在發育期時經常被男友只親一個的緣故吧,她乳房的形狀略有下垂,側面看上去有很迷人的曲線,尤其是沐浴時體位的改變,她的乳房波動如綢緞。

小月的腰很細,突顯著女人胯的誘惑,陰毛被白白的皮膚襯托得很黑,而且很茂盛,可以用身材性感來形容她了(但我不喜歡陰毛多的女人,我喜歡那種毛少的,很有型的那種)。

總之,她沐浴的樣子就像是一幅很美的畫。我上前抱住她的腰、我們接著吻、淋著水,我的陰莖與她的陰部摩擦著,她幫我打著浴液。

我將蘸著浴液的手揉摸在她的乳房上,這種感覺簡直可以用「絕了」一詞來形容,衝動一次又一次攻擊著我的下體。

我光著身子抱著赤身裸體的小月來到床上,迫不及待地要求她為我口交。

「人家不會嘛。」她嗲聲嗲氣的撒著嬌,看到她淫賤的表情,我心想:「一會讓你嘗嘗兩個雞吧輪番轟炸你的滋味,一定夠你受的。」她手握住我早已堅挺的肉棍,起身將嘴貼了過去,試探性地輕輕將我的龜頭含在了口中,一股熱流瞬間從我的陰莖上傳到了全身。

「你的這個又粗又大,我都有些怕了!」她挑釁著我,「我的嘴小,含不進去喲。」

「別廢話了,趕緊的,我很需要」我有些不耐煩了,將她的嘴向我的陰莖按下去。誰說她不會呀,而且嘴上的工夫相當了得,我感到她的兩片嘴唇用力地包裹住我的肉棒,迅速地上下吞吐,還時而用力地吸允,有時竟然可以將我那15工分的肉棒齊根沒入口中。

此時我胸中的慾火也被她精湛的「口活」挑逗得越燒越旺,要知道姑娘的嘴和陰道是兩種不同的感覺,她跪著給我口交的姿勢實在是很誘惑:屁股翹得高高的,腰很順暢地塌陷下去。我撫摸著她的屁股,並將手挪到她的臀溝之間,觸摸到她的小屁眼,她迅速地做出了反映,緊緊地夾了一下,「一會把你的屁眼也給開了苞,雙管齊下,讓你爽到家!」我心裡得意地想著。

小月的陰溝裡已是濕成一片了,儘管上次操過她,但還是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當我的手指探到她的洞口時,小月那含住我陰莖的嘴裡發出「哼」的一聲,我的手指滑到她的陰蒂上,開始溫柔地揉弄,刺激得小月都不能為我專心服務了,開始大口大口的喘起氣來。「別在摸那裡了,我的裡面空空的,癢癢的,快插進來吧,我受不了了!」小月開始乞求我了,並使勁地握住我的肉棒快速地上下套弄。

「好的,我來了,今晚一定讓你爽得今生難忘!」小月她哪裡知道我的好友阿傑馬上就要到了。

我採用了後進式,小月跪在我的面前,我手握肉棍蘸著她流出的淫液上下地在她陰溝裡蹭,弄得小月渴望極了,屁股直向後坐,希望我馬上就用粗大的陰莖幹她,低頭看她的陰道口已經完全的張開了,形成了一個小洞,真是太誘人了,我端起鋼槍直入洞中,這洞裡已是滑得出奇,濕熱出奇了。

「啊~~~~~ 啊~~~~~~」隨著我的挺進,小月忘我的叫起來,並用力將屁股往後撞,這樣一來可以使我的雞吧插得更深些,她可真是夠騷的!坦白講,我很喜歡和這樣的女人作愛,很出火的!所謂:女人在廚房如主婦;在臥室如蕩婦嘛。

憑我的經驗,我知道只要再瘋狂地幹上幾下,就可以將她推向高潮,但我不想,我希望我可以把她的胃口吊起來,等到阿傑來了一起享受;我依然控制著抽插的速度,好留下更多的「子彈」等阿傑來了一起發射……

「快點~~~~用力些~~~ 使勁呀~~~~~ 使勁插我~~~~我好難受~~~ 」她不停地用語言挑逗著我,真是刺激極了。我馬上就有了感覺,那種想痛痛快快射精的感覺,這樣下去怎成?!我猛然將溫度過高的陰莖從她的淫穴中拔出來,我們換個姿勢。我知道自己的弱點就是這種姿勢不能把持過長的時間,可能是視覺上過度刺激的原因吧。

我扒在小月身上,肉棍又一次開始在她的體內抽送起來,我與她的結合部位已經濕成一大片了,低頭看見我的陰毛就像是打了摩絲般濕亮一片,隨著我陰莖的抽送還伴有「噗滋,噗滋」的聲音……這時,我聽到了防盜門輕微的聲響,我知道阿傑來了。我突然感到很緊張,心莫名地狂跳,很難想像阿傑該如何應付這即將到來的場面呢?

小月很投入,並沒有聽到異響,我仍然扒在她身上操著她,但興奮的感覺少了很多,堅硬的陰莖也開始疲軟,我滿腦子都是即將發生一幕的假設……

可能過了約兩分鐘,臥室的門被慢慢地推開了,我看到阿傑像個幽靈般的站在門前,眼睛死死地看著我與小月在作愛(後來他告訴我,當時推門那一刻他也很緊張,最怕的就是小月大叫起來,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因為他也是第一次看「真人打泡」),小月忽然發現門口站著一個人,渾身上下猛地痙攣了一下,驚訝地衝著我說:「有人來了!」她的一隻手緊緊摟住我,而另一隻手下意識地拽住放在旁邊的毛巾被。

小月的臉色很難看,誨上是什麼顏色,我想我的臉色也一樣吧!她沒有再說話,可能也是頭一次遇到這種場面,只是想找東西遮蓋自己的身體,我故作鎮定,側過頭去問阿傑:「你這麼晚來我這做什麼?」我心狂跳,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

「我~~我回家後睡不著,想找你~~~ 聊聊天,沒想到這裡有人~~~~」阿傑的話說得結結巴巴。

說實話,我當時不知道該如何進行下去,只是想盡快遠離這份尷尬。

「哦,沒關係,你們剛才不是見過面了嗎!既然你來了,就一塊玩會吧,我去抽根煙。」說罷,我下床走出了臥室,關上了門,留下了阿傑與床上赤身裸體的小月。當時,我最怕的就是小月會歇斯底里的大叫,夜深人靜的,多可怕呀!

這樣的結果出乎了我的預料。我在客廳點燃了一支香煙,胯間垂著蔫頭搭腦的老二,躲在門前悄悄地聽著臥室內的動靜,可能當時沉靜了一分鐘的時間,我就聽到阿傑在脫褲子皮帶所發出的聲音。

「你覺得這樣做合適嗎?」小月好像在氣呼呼的問阿傑。

「沒有什麼不合適的,我們倆是兄弟,是有福同享的好兄弟。」阿傑理直氣壯的回答道。

「我知道了,你們倆個是串通好了!」此時的小月已是胸有成竹了。

阿傑沒有做聲,他已經採取了另一種方式給她答噶耍?

「不要~~不要這樣~~」小月的聲音不大,顯得有些害怕,但兩三分鐘後,小月的乞求聲已經變成了「恩~~~ 啊~~~ 」呻吟聲,不清搆月此時是痛苦還是快樂,但我知道阿傑的雞吧已經淹沒在小月的騷穴中……

「啊~~~ 不要啦~~~ 」

「求你~~~ 停下來~~~ 恩~~~ 」小月繼續的叫著,躲在門外的我早已是一柱擎天了,我知道時機成熟了。我推開門進入了臥室,只見阿傑扒在小月身上,將小月的雙腿抬起,狠狠地幹著她,從他們的腿縫間可以清楚地看到阿傑的陰莖在小月的體內抽動著,可能是小月從陰道內留出過多淫水的緣故,就連阿傑陰莖明亮亮的反光都看得一清二楚。

眼前的場面讓我心裡不是滋味,並沒有看A 片時的衝動,是快樂?是興奮?還是……此刻我的陰莖是硬硬的,但心裡有點酸酸的。

我坐到床邊上,低頭看著小月,她並沒有吭聲,把手臂搭在了眉宇之間,擋住了自己的視線,可能她現在比我和阿傑都尷尬。

「來,讓我們倆一起伺候伺候你,我們共同度過這難忘的夜吧。」我面向著小月自言自語的說著。我俯身下去,含住了她的乳頭,是大的那顆,另一隻手去把弄她的另一個小乳頭。

我巧妙地吸允著,阿傑有節奏的抽送著在她體內的陰莖,這種雙重的刺激,我想沒有幾個女人會繼續矜持,小月的呻吟逐漸開始響起了:

「啊~~恩~~~~噢~~噢」

我感到阿傑的臉紅撲撲的,目光徘徊在自己的陰莖與小月的陰釦間,時而呈現出「痛苦」的表情,我想她是被小月嘬的快忍不住了,果然,阿傑的手伸過來開始揉摸小月的陰蒂,我的陰毛一下一下的撞擊著他的手,小月經過阿傑對她陰蒂的刺激也悵自禁地叫喊起來:「啊~~~~好舒服~~~~快一點~~~ 用力些~~~~噢~~噢~~」

在這種言語的挑逗下,阿傑先崩潰了,啊、啊地喘著粗氣,將一股股精液射進了小月的嘴裡,弄的小月滿臉都是,但小月還是癡迷地享受著淫穴帶給她的快感,我加快了肉棍入穴的速度,而且每一下都又狠又準,下下直擊把芯……

「啊~~不行了~~~ 啊~~~ 啊~~~~」小月也高潮了,淫穴中分泌了大量的淫液,順著淫穴口流到了大腿上,很綢,是乳白色的。她有氣無力的喘息著,大腿也往下開始墜落,很沉,我也沒有力氣再舉著它了,我小歇片刻,改回了傳統的姿勢,用依然堅挺的肉棍繼續幹著她。

要在平時可能我已經射精了,但今天或許是有另一個男人在場的原因吧,我沒有那種要射的感覺。小月的手依然還在把弄著阿傑那已經縮小的陰莖,似乎這樣的享受還不夠!我覺得我和小月的身上全是汗水,有我的還有她自己的,我真的有些累了,放慢了陰莖的動作,我對阿傑說:「趕緊呀,兄弟!」他當然明白我的意思了。

低下頭對著小月說:「美女,繼續給我` 口活 `,等我弟弟硬起來好好爽爽你的小穴。」小月已沒有了剛開始時的靦腆,馬上就又將阿傑的陰莖含入了口中。

片刻間,阿傑的陰莖就恢復了剛才的雄風,我和阿傑又換了位置。這回阿傑躺下,讓小月背朝他坐在了他的陰莖上,小月雙手撐著阿傑的大腿,緩慢地上下運動著,阿傑的手蹂躪著小月的屁股,而我則站到了小月的面前,將又粗又硬的雞吧送到了小月的嘴裡,她可真是來著不懼,瘋狂的用嘴吸允起來,身體還上下波動著,來迎合著阿傑的陰莖的進出,我將雙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捏著她那兩粒大小不均的乳頭,此時我看到小月的嘴邊還掛有阿傑精液的痕跡,真是滑稽。

就這樣我們的三人遊戲在默默地進行著,5 分鐘過去了,我閉目體會著小月從嘴中帶給我的快感,再睜眼看著他們的交合,小月臉上浮慚陶醉,那一幕情景至今另我記憶憂心。我的雞吧漸漸被小月親吻得有了想射的感覺,但我不想這樣就射掉……我將小月推倒在阿傑的身上,並俯身下去將肉棍也送到了她的穴口,「她不是騷嘛!我要學著歐美A 片給她來個雙管齊下,但我沒有興趣操她的小屁眼,看看她淫穴是否可以容納我們兩根雞吧!」我在心裡暗暗地想。

「你要幹什麼?」小月察覺到我的動機。

「我們玩個新花樣,一定你會喜歡的!」我笑著說道。

「不行,不行,會出人命的那樣!」她有些急了。

完(後來才知道阿傑在我頭射精之前已經射了,說是被我磨的,呵呵。阿傑還說希望以後還有這樣的機會可以共上一女,我對他誨會了。

因為阿傑這小子經常花錢玩妞,我從不嫖猖,真的怕有天得了性病,那就麻煩大了!再說我打泡沒有帶套子的習慣,還是規矩點的好,就在我今天寫稿的此刻,我仍然是個很健康,各項功能健全的「超級強人」。

我想這件事能發展的這個地步,完全是酒精的作用,想一想不妨有些後怕,萬一小月要是隔天到公安局告我們個強姦,那不是吃不了兜著走呀!)

清晨我獨自送小月回她的歌舞廳集體宿舍。在路上她對我說她再也不想見到我了,說我太過份了。

我問她昨晚感覺爽不爽?她到肇真心話!她說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前所未有的、如此淋漓盡致的高潮,但以後不想再要了,因為她還要嫁人。

後來小月和芳都分別聯繫過我,儘管她們倆在床上都給我的印象非常棒,但我沒有再見她們,所謂:貪多必失!這是我做人的原則,只要不是真真正正的交女朋友,上床絕不會超過三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1-4-21 03:55 , Processed in 0.06747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