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59|回復: 0

【淫亂】風流女律師--- 是十一章上帝恩賜的禮物

[複製鏈接]

355

主題

15

回帖

1291

積分

管理員

積分
1291
發表於 2024-6-19 14:41:4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這一個夜晚王婧瑩和Jess跳了一個多小時的舞之後又喝了不少酒,到了她的住處又幹了一個多小時,消耗了不少體力實在太累了,居然就這樣女下男上肉體交疊地在沙發上沉沉睡去,直到日上三竿一道陽光從客廳窗簾的縫隙照了進來灑在Jess的側臉上才將他驚醒,讓他坐起身來搔了搔頭髮。

而王婧瑩也跟著醒了過來,環顧四週,只見兩人的衣衫丟得到處都是把客廳弄得亂糟糟,抬頭望了牆上的時鐘一眼,這才趕緊站起來將衣物一一撿起後對Jess說:「快九點了,我先去洗個澡,順便把衣服洗一洗烘乾,你休息一下,廁所的置物櫃內有新的牙刷和毛巾,你也去刷刷牙洗把臉吧。」

說完,她就赤身裸體的抱著衣服朝浴室走去,昨晚Jess射進她子宮內的精液也隨著她的步伐沿著大腿滑落下來到腳踝,眼看著精液就要沾到地面上了,她卻剛好一腳踏進了浴室內,分秒不差彷彿是精準的算好了時間似的,讓Jess看得目瞪口呆,肉棒急速充血硬了起來,本想衝入浴室內跟王婧瑩再來一炮,但是她卻將浴室的門從裡面鎖上完全沒有可乘之機,無奈之餘只好乖乖的到廁所刷牙洗臉。

原以為女人洗澡會很花時間,但沒想到不一會兒工夫王婧瑩就已經洗好澡包著浴巾全身香噴噴的從浴室內走出來,看到他還彎著腰在洗臉,便伸手朝他光溜溜的屁股狠狠地「啪!」的一聲拍下去,把他嚇了一跳回頭瞪了一眼,王婧瑩忍住想笑的衝動正色說:「換你去洗澡了,洗完後你先穿上浴袍,出來吃早餐。」

遇到這樣的女人Jess只能摸摸鼻子認了,乖乖地進到浴室內洗澡,他故意只開冷水並將水勢開到最大,讓蓮蓬頭所噴出的強力冷水柱由上而下灑在他全身,卻依然澆不熄他初嘗肉味後體內所燃起的熊熊慾火,昨晚他那根在王婧瑩淫內穴肏幹過千百次的肉棒現在不但毫無疲態,反而像是吃過大補丸一般脹得又硬又紅!

直到現在他還是覺得昨晚所發生的事只是自己做了一場春夢,畢竟像王婧瑩這樣才貌兼備「出得了廳堂上又下得了廚房,出門是貴婦在床上就變蕩婦」的絕品女人,是所有男人都夢寐以求卻可遇不可求,而他居然不費吹灰之力在酒後與她翻雲覆雨顛鸞倒鳳,這比八點檔電視鄉土劇還離奇的好運居然就讓他給遇上了,無論怎麼樣都不敢置信。

然而,此刻他確確實實就是在王婧瑩住處的浴室內洗澡,毛巾架上還掛著殘留著淡淡女人香的毛巾,這一切都告訴他昨夜的激情絕非是一場夢,今後他該怎麼樣面對王婧瑩以及他自己的人生?讓他越想就越煩惱!

無論如何他不能一直這樣躲在浴室內不出去,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既然身體都已經洗乾淨了,他也只好將水關掉拿起浴巾將身體擦乾後穿起浴袍走出浴室。正當他想著要如何開口之際,一踏進餐廳走卻看到正在流理臺上忙著準備早餐的王婧瑩全身上下除了繫了一條圍裙外就別無長物,優美的背部線條與撩人的豐臀全都一覽無遺,讓他看得血脈賁張而腦袋一片空白,整個人有如著魔了一般撲了過去將王婧瑩一把環抱住狂親。

被他嚇了一跳的 王婧瑩格格大笑說:「你幹什麼啊?我正在做早餐,已經快好了,別鬧啦,這樣子很癢欸…」

Jess卻依舊不肯罷手地朝她的臉頰、耳垂、脖子與香肩狂吻激動地說:「我不要吃早餐…我要吃妳…現在就要…好香…嘖…嘖…好香…」

說著,他轉移陣地對著王婧瑩後頸沿著脊椎一路往下吻,雙手更不安份地從圍裙的兩側縫隙插入伸到前面握住兩顆奶子胡亂搓揉,逗得王婧瑩心癢難耐卻心口不一的說:「嗯…別鬧了啦…讓我先把早餐做完…」

但是正「性」致勃勃的Jess根本充耳不聞,依舊自顧自地又摸又吻,雖然手法仍略嫌笨拙,但卻都剛好觸及王婧瑩的性感帶,讓她閉著眼睛享受口中還喃喃自語說:「嗯…嗯…好舒服…你真的好壞…」

Jess嘿嘿的笑說:「我不壞的話,妳怎麼會舒服?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我現在就要變得更壞!」

說罷,他果真蹲了下來像昨夜那般把他的臉埋進王婧瑩的豐臀內,並將舌頭探入她那早已流水潺潺的發情淫穴內上下左右的胡亂撩撥,不時還用英挺的鼻頭去逗弄那洗得香噴噴的菊穴,三兩下就把王婧瑩弄得雙腿發軟上半身趴在流理台上說:「你真的好壞…怎麼才一個晚上就變得這麼壞了呢…」

Jess喘著氣說:「沒辦法,我第一眼看到妳時就愛上妳了,現在終於美夢成真,當然要好好把握住任何機會…」

說著,他猴急地解開浴袍將脹得通紅的肉棒對準王婧瑩被舔得濕淋淋的淫穴口用力一挺,「滋…」的一聲整支肉棒盡根沒入,乳白色的淫汁立即從裡面被擠了出來沿著睪丸滑落在瓷磚上,王婧瑩則像是有點吃不消嘆了一口氣說:「唔…好粗…好大…」

Jess得意地哈哈大笑說:「就是要粗又大才能餵飽妳啊!」

接著他就大開大闔地猛幹,強力的肏幹除了讓每一次都抽插都發出「啪啪啪…」的撞擊聲外,更將王婧瑩渾圓豐滿的臀部幹得像波浪般不住顫動更添幾分誘人的情趣,而她被包裹在圍裙內的一對碩乳也隨著肏幹的頻率前後來回搖晃。

Jess索性將她的圍裙解開丟到一旁,以便能夠一邊幹著濕淋淋的膣屄,一邊雙手把玩著她的奶子,同時還俯身狂吻著她滑嫩的美背,讓她渾身酥麻淫水狂瀉而出,居然就這樣達到了高潮,雙腿發軟站不住,整個人癱趴在流理台上翹著屁股挨幹,並氣若游絲地呻吟著。

雖然昨晚就已經將王婧瑩幹到高潮,但今天一大早在短短幾分鐘內就把她幹趴還是讓Jess感到無比驕傲!

因此儘管經過剛才一陣激戰他已經渾身熱汗淋漓,此刻他還是戰志昂揚地挺著沾滿白漿的巨砲雙手抓著王婧瑩的纖腰飛快地狂插猛幹激動地大吼:「姐,我最喜歡幹妳啦,我要跟妳結婚像這樣子幹妳一輩子!」

這話撩得王婧瑩心裡甜滋滋,但嘴巴卻說:「別…別胡說了,我年紀都可以當你媽了, 怎麼能跟你結婚?不過,聽你這麼說我還是很高興…來…再用力一點…讓我再次高潮…」

Jess喘著氣說:「好,我一定把妳幹到高潮連連爽翻天!」

說著他俯下身來貼在王婧瑩光滑細緻的美背上,一邊「啪啪啪…」死命的肏幹著王婧瑩白漿四溢的淫穴,同時雙手還在雙乳與小腹上來回愛撫搓揉,並如一開始進廚房時那樣狂吻著王婧瑩的性感帶,三路夾攻下,果然很快地就把王婧瑩幹得春情蕩漾放聲大叫:「啊…啊…好硬…好粗…好爽…啊…啊…再用力一點…我要高潮了…」

聽到她這麼說,Jess更是來勁的開足馬力加速抽插,在一陣狂風暴雨般「啪啪啪…」的瘋狂衝刺下,早已沉溺在慾海中不可自拔的王婧瑩更是不顧羞恥的忘情尖叫夾雜著台語亂喊:「啊…啊…好爽…我快死了…膦鳥(肉棒)好大…啊…啊…幹死我了…我要高潮了…啊…」

這世上沒有幾個男人能夠受得了女人在床笫之間如此淫聲浪語的癲狂媚態,對於才剛初嘗肉味的Jess來說即令年輕體壯,但還是難敵如此風騷性感熟女的強大魅力,鼓起餘勇又劈哩啪啦狂幹了數百下後,感覺王婧瑩的淫穴似乎逐漸縮緊將他的肉棒緊緊勒住,使得從她不斷分泌出來的淫水幾乎全都被堵在穴內彷彿一個小溫泉將他久經征戰而脹到極點的龜頭泡得非常舒服,緊繃的心情頓時鬆弛了下來,一個不留神,精關一鬆充滿爆發力的年輕精液從精囊狂射而出,在陰道中與王婧瑩的淫水交融合一,肉棒將淫穴塞得滿滿並隨著射精頻率的抽搐而不斷地刺激著陰道敏感的神經,居然就這樣將她又推上另一波高潮!

經過這一番激戰,兩人都渾身熱汗疲憊不堪的前胸貼著後背交疊趴在流理台上喘著氣,不知道過了多久,Jess的久戰兵疲的肉棒才萎縮變小緩緩從被肏得有些紅腫的膣屄脫出,大量的乳白色淫穢黏液順勢湧出,王婧瑩這趕緊用雙手撐起身體,抽了幾張紙巾摀住穴口,擦了又擦,忍不住抱怨說:「怎麼射了那麼多進去啊?才剛洗過澡,又被你弄得全身又濕又黏。」

Jess疲憊的喘著氣笑說:「我也不曉得怎麼會射那麼多,誰叫妳一大早就只穿一件圍裙光著屁股做早餐,任誰看了都會受不了!」

王婧瑩白了他一眼說:「我是怕你餓了才趕緊圍上圍裙就做早餐給你吃,哪知道你這個小子年紀輕輕就這麼好色,小心縱慾過度把身體透支了,成了永垂不朽的不舉男!」

Jess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能不好意思地搔著頭嘿嘿傻笑看著她將沾滿精液與淫水混合液的紙巾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然後將手洗乾淨再度穿上圍裙後俐落地將兩份火腿歐姆蛋堡做好分裝在餐盤上,另外再倒了兩杯煮好的咖啡放在托盤上一齊端到餐桌說:「吃早餐吧,光消耗而不補充營養,就算你是鐵打的身體也受不了。」

雖然她身上還是只穿著一件圍裙,但現在這一本正經的態度與剛才在做愛時那極盡騷浪淫蕩的媚態完全判若兩人,讓Jess不敢不乖乖得坐下來,安安分分地與她共進早餐,這個女人就是這麼奇特,剛剛還讓男人如癡如狂欲仙欲死,現在卻又瞬間變成把男人治得服服貼貼絲毫不敢違抗她意旨的女王!

不過在吃完早餐收拾好一切後,王婧瑩卻當著他的面前將圍裙一脫媚笑說:「再去洗個澡吧,洗完後你的衣服也差不多烘乾了,咱們就可以一起出門走走。」,說著也不等他回答就轉身邁著貓步優雅地朝浴室走去。

望著那一對渾圓的豐臀隨著步伐一扭一扭左搖右擺的誘人美景,Jess的眼珠子簡直快掉了出來,魂也像是被勾走了一般站了起來傻愣愣地跟了上去。

推開浴室的門,裡面已經蒸氣瀰漫,在一片白濛濛的水霧蒸氣中,王婧瑩滿是白色泡沫曲線玲瓏的胴體若隱若現比全裸更增添幾分誘惑,一見到他進來,嫵媚地一笑說:「快過來,我幫你沖水。」

說著,她將Jess身上的浴袍解下掛好,動作是那麼的輕柔優雅而性感,讓Jess看得猛吞口水,肉棒也迅速充血再度變硬向她舉槍致敬,雖然早就看多了男人的痴態,但Jess這麼一位年輕力壯的帥小子竟然對她如此感性趣,還是讓她心裡面感到驕傲的笑說:「剛剛才射過一次,現在馬上就又翹起來,你急也沒有用,先洗澡再說。」

說完,她拿起蓮蓬頭將溫水灑滿Jess全身,然後用她胸前兩顆軟綿綿的碩乳當成海綿將沐浴精均勻地塗抹在Jess健美的身上,不時還用小腹下芳草萋萋的神秘三角洲在Jess的大腿上磨蹭,生平從來都不曾見識過這般陣仗的Jess三兩下就被弄得呼吸急促血脈賁張,情不自禁地伸出祿爪在她的一對碩乳上亂摸亂揉,逗得她嬌笑說:「男人啊,不管幾歲都抗拒不了奶子的誘惑!」

Jess不好意思的笑說:「沒辦法,誰叫妳的奶子那麼大,看起來真的是太迷人了,摸起又來那麼軟,真的很舒服。」

被他如此讚美,王婧瑩開心的笑逐顏開說:「姐姐的奶子不光是摸起來手感好,幹起來感覺更好喔。」

說罷,她將水龍頭關掉蹲下來捧著兩顆奶子將Jess的肉棒夾住,藉著沐浴精泡沫的潤滑讓肉棒在乳溝間抽動打起奶砲來,Jess舒服得呻吟說:「哦…姐…好爽…」

王婧瑩媚笑說:「還有更爽的喔,要試試看嗎?」

Jess當然是忙不迭的直點頭,還急不可耐地挺腰將脹得紅通通的肉棒在她的乳溝間抽插,尿道口也滲出了些許透明黏液,顯然已經到了快慾火焚身的地步,因此王婧瑩也不再弔他胃口了,拿起蓮蓬頭將肉棒上的泡沫沖乾淨後就張口含住龜頭,同時雙手仍繼續捧著奶子夾著莖身按摩,這種口交加奶砲前所未有的體驗自然是爽上加爽,讓他不由自主地挺起腰來對著王婧瑩性感豐潤的嘴巴猛力肏幹,幹得她面紅耳赤津液從嘴角不斷滑落看起來淫穢到了極點!

但Jess不顧一切使勁狠肏猛插,即使王婧瑩經驗豐富,被他這樣子粗魯的猛幹也有些受不了,勉強又吞吐了幾分鐘後就趕緊將肉棒吐出來深深吸了一口氣,瞟了他一眼媚笑說:「好硬喔,你是不是想插姊姊的下面了?」

Jess興奮地猛點頭說:「想!想!想!」

王婧瑩嫵媚地一笑站起轉過身來雙手扶在牆上,望著她那渾圓白皙的性感豐臀,Jess肉棒激動地跳了一下,對準目標後立即將腰一挺「滋…」的一聲盡根沒入直抵花心,將她幹得忍不住輕嘆:「唉哦…好硬…」

Jess得意地一笑,雙手環抱住她的纖腰,採取像狗交配一般的後背體位式幹著膣屄,這樣的姿勢不但能夠欣賞王婧瑩優美的背部與性感渾圓豐臀曲線,而且還能夠一邊幹穴一邊恣意的玩弄她胸前的兩顆碩乳與揉弄陰蒂,並且還能親吻她敏感的美背和頸部,將她逗得春情蕩漾轉過頭來主動索吻,在幹穴時也能依她雙腿的開合程度調整插入陰道的角度與深度,兩人更加貼近,肉棒深入淺出,不時對神秘的G點重擊輕蹭,讓原本只是單純的幹穴變得樂趣無窮!

在短短一天不到的時間內,Jess在實戰中無師自通逐漸摸索出如何玩女人的性技巧,將她幹得高潮迭起淫水狂流,才一會兒功夫兩人交合的部位就沾滿白色的淫漿,即令被蓮蓬頭不斷灑下水給沖掉,但淫漿卻還是源源不絕地從陰道深處湧出,同時兩人的四片唇瓣也像是被上了膠水一般緊緊黏在一起吻得難分難捨,彷彿像是乾渴的旅人在荒漠中遇到了甘泉貪婪地吸啜著對方口中的津液,下體更是你來我往瘋狂抽插套弄著彼此的性器,肉體撞擊的「啪啪啪…」聲響迴盪在整個浴室內,和王婧瑩愉悅的嬌吟以及Jess沉重的喘息聲交織成一首最銷魂的樂章,讓他們倆嗨到神魂顛倒理智全失,只剩下追求更多性快感的本能驅使著他們瘋狂地擺動肢體像是不要命一樣的相互肏幹,頻密的激烈的抽插居然讓每一次的性器交合都發出「咕咭…咕咭…咕咭…」的奇特聲響,淫汁四處噴濺,宛如一場小型的情色水舞!

被幹的欲先欲死的王婧瑩忽然喘著氣說:「啊…Jess…好弟弟…你幹得姊我真的好爽…再用力一點…姊真的好愛你…」

說著,她雙手捧起Jess的右手像是在含肉棒一樣對著每一根手指又舔又吮,雖然這對男人來說不可能帶來任何性快感,但是看到女人被自己幹到主動吮手指卻是讓Jess一股莫名的自豪感從心底湧現,插在她陰道中的肉棒激動得跳了一下,顯然是即將射精的徵兆!

於是Jess將沾滿她口水的右手收回,雙手捧著她性感的渾圓雙臀全力加速衝刺肏幹激動的說:「我也愛妳!」

說時遲那時快,當感覺龜頭像是氣球被吹氣一般膨脹起來時,Jess將肉棒重重的一插到底,火熱的精液瞬間噴發激射而出,一直處於極度興奮、連續高潮狀態的陰道肌肉受此刺激而劇烈收縮蠕動,讓Jess緊緊抵住花心的龜頭感覺好像被按摩一般無比舒爽,因此精液彷彿無窮無盡的射了又射,每一發都結結實實的正中花心,將子宮灌得滿滿地跟她的淫水充分混和後溢流而出,將性器交合的部位弄得一片狼藉!

還好從蓮蓬頭不斷灑落下來的水花將他們這一對歷經兩度激戰而疲憊不堪難分難捨連結在一起的男女身上的汗水與淫液全都沖得乾乾淨淨,過了半晌肉棒終於再度萎縮變小從淫穴脫出,Jess這才從王婧瑩的背上站了起來後斜靠在牆壁上喘著氣,臉上盡是無限滿足的笑容。

王婧瑩將略為散亂的秀髮優雅地撩到耳後嫵媚地笑說:「一個早上就做了兩次,這樣你應該舒服了吧?小色狼!」

Jess點頭頭微笑說:「嗯,真很爽,謝謝妳,姊!」

王婧瑩瞟了她小腹下疲軟的肉棒一眼笑說:「你消耗了不少體力,中午我就帶你出去吃一頓大餐好好補一下吧,但是在此之前,先必須先善後一下。」

Jess愣了一下問:「善後?什麼善後?」

王婧瑩笑說:「這樣善後!」

說完她就蹲了下來握住剛剛才在她淫穴內抽插過千百次的肉棒含入口中,靈巧的舌頭將尿道口的殘精全都掃得乾乾淨淨,而她那剛剛才被內射過的肥美熟鮑被夾在大大叉開的M字腿中間,肉縫緩緩地滲出白濁的精液,如此淫穢的美景讓居高臨下的Jess見了,肉棒居然又再度緩緩地充血硬了起來,讓王婧瑩大感驚訝。

但她卻不動聲色地朝龜頭咬了 一口,Jess立即跳起來雙手掩住軟下來的肉棒大叫說:「妳幹嘛啊?很痛欸!」

王婧瑩用手背擦了擦嘴吃吃的笑說:「我都說是要幫你善後了,但你卻又開始不老實
,所以只好幫你冷靜下來囉。」

雖然Jess心裡面仍然感到有些不爽,但是王婧瑩的話卻讓他無法辯駁,一時之間他只能雙手掩著被咬的肉棒悶不吭聲地站在原地生悶氣。

王婧瑩卻沒有再理他,拿起蓮蓬頭蹲在地上將下體的黏液全都沖洗乾淨,再用浴巾將身體擦乾後,轉過身來見他還杵在那裏一臉慍色,忍住想笑的衝動,狠狠地朝她的屁股拍了一下說:「走啦,還發什麼呆?快去把衣服穿一穿,要出門啦,難道你要留下來幫我掃浴室?」

Jess這才如大夢初醒一般趕緊拿起浴巾將身體擦乾,跟著她離開浴室,望了一下牆上的時鐘這才發現居然已經快十一點了,兩人趕緊穿上衣服打扮得整整齊齊後,才由王婧瑩開車載著他一同出門,直奔淡水而去。

由於假日往淡水的車輛都特別多,他們花了大約將近一個小時的車程才抵達當地一間靠水岸的景觀餐廳,在位子才剛坐定,服務生卻端來一個冒著火花的小蛋糕並唱著生日快樂歌向王婧瑩祝賀生日快樂,Jess驚訝地問:「今天是妳生日啊?」

王婧瑩笑說:「這家餐廳大概是我在訂位時從我以前所留的資料發現今天是我的生日,特別送蛋糕來幫我祝賀,現在很多餐廳都有這樣的貼心服務,才能抓住顧客的心。」

Jess還是有些懊惱地說:「我都不知道,沒先準備禮物送妳,真是不好意思。」

王婧瑩微笑說:「別在意,我已經有好多年沒有在過生日,其實我自己也忘了今天是我生日!再說,你已經把最好的禮物送給我了。」

Jess不解地問:「我送禮物給妳?什麼時候的事?我不記得有送過東西給妳啊。」

王婧瑩嫵媚的一笑將手疊他的手背上溫柔低聲說:「你就是禮物!你知道你的名字的涵義嗎?Jess這名字源自希伯來語,意思是『上帝賜予的禮物』…你就是上帝恩賜給我的禮物,我有生以來所收到過最好的禮物…」

這樣含蓄的告白聽在Jess耳裡卻是非常的露骨,讓他居然害臊地紅了臉,但心裡面高興的小鹿亂撞,卻又一時口拙不知道如何回應,只能咧著嘴傻笑反手握住王婧瑩那修長潔白無暇的柔荑與她十指緊扣,這樣的舉動竟讓王婧瑩也害羞起來,像情竇初開的少女般嬌羞低著頭暗自竊喜,如此模樣讓Jess看在眼裡不禁如癡如狂,已經射過兩次的肉棒又悄悄地硬了起來,恨不得立即就當場將她撲倒痛痛快快的再幹一場!

但現在他們所在的這一家高級餐廳內高朋滿座,包括他們兩人在內的每一位客人都是穿戴整齊衣冠楚楚,就算他有滿腔的慾火也不能貿然說幹就幹,更何況此刻無聲勝有聲氣氛正好,他可不想讓王婧瑩覺得他只是個精蟲衝腦的公狗!

因此他只能強行壓抑住蠢蠢欲動的肉棒,絞盡腦汁的想出一些最動聽最浪漫的情話說給王婧瑩聽,果然把她逗得笑逐顏開,女人終究是聽覺系的動物,就是愛聽這些,即令像王婧瑩這樣閱人無數不知道嘗過多少肉棒的風流熟女,一旦卸下了武裝就秒變成天真無邪的少女,不管男人的花言巧語如何誇張肉麻,也都照單全收!

在愉快地吃完午飯後,王婧瑩一副小鳥依人般勾著他的手臂沿著水岸悠閒地散步,雖然顧慮到旁人的眼光言行舉止不敢太過親熱,但是在眼神交會的瞬間兩人都能夠感受得到彼此眼底那熊熊燃燒的情與慾,讓原本就已經像烈火般的內心更加熾熱!

走了將近快一個小時,王婧瑩總算開口說:「我們回家吧,我有點累了。」

Jess內心暗自竊喜,但表面上卻只是淡淡地點頭說:「好,我也走的有點累了。」

兩人上了車關上車門後,Jess沉重的呼吸清晰可聞,王婧瑩好奇的瞟了過去,發現他的西裝褲被高高撐起了一座小帳篷,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剛好與他的視線交會,只見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趕緊調整坐姿想要掩飾,這欲蓋彌彰的窘態讓王婧瑩感到有些好笑,雖然她已經不再年輕了,但是無論走到哪裡她都還是男人矚目的焦點,即令像Jess這樣的年輕帥哥也無法抵擋得了她的魅力,對她「性致高昂」卻又怕她會不高興而強行壓抑忍耐!

想到此,她一顆心頓時像融化了的巧克力一樣變得又軟又甜,看Jess像個做錯事的小孩那樣正襟危坐拼命將慾火壓下去的模樣,她不禁愛憐地伸出右手疊在Jess的左手上,左手卻握著方向盤雙眼凝視著前方一語不發的繼續開車。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Jess大為驚訝,一開始還摸不著頭緒,過了半晌才恍然大悟,明白了王婧瑩的心意後,他反手將王婧瑩的纖纖玉手握住,同樣的雙眼凝視前方不發一語——此時此刻,在他們之間已經無須任何言語,也能夠以心傳心,了解彼此的情意!

由於他們較早離開,因此回程一路順暢,不到半小時的時間就回到了王婧瑩的住處,才剛走進客廳關上大門,兩人就情不自禁地緊緊相擁吻得分不開來,不約而同將對方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脫掉隨手扔在地上,才幾秒鐘的時間就一絲不掛地袒裼裸裎相對,兩人的眼中彷彿都快冒出火來貪婪地在對方身體每一寸肌膚掃射。

Jess這時已經快被慾火燒成灰燼,猴急地抓起王婧瑩的左腿呈倒L字形,龜頭對準淫穴口後就用力一挺,「滋…」的一聲盡根沒入,這才發現淫穴內早已濕答答,以至於他這麼一插,淫水瞬間全都被擠了出來沿著兩人性器交合處牽出一條長長的透明絲線滴落到地板上,顯然,並不是只有他一直強行壓抑著慾望,表面上看似波瀾不興的王婧瑩其實也同樣熬的很難受!

因此在被他的肉棒插入後,王婧瑩竟然跳起來將金雞獨立的右腳勾在他的腰上,雙臂順勢緊緊地環抱住他的脖子,好讓肉棒能夠完全直抵花心,更主動用花心去旋磨他的龜頭,大量溫暖的淫水傾洩而出,將他磨得無比舒服、泡得爽了翻天!

既然女人都放下矜持主動求歡,Jess也就不需要再客氣了,只見他雙手從王婧瑩的大腿下拖住軟綿綿的豐臀,在調整好姿勢後就開足馬力「啪啪啪…」猛幹淫穴,每一次都毫不保留地全力抽插直抵花心,將王婧瑩幹的渾身酥麻立即來了一波高潮,快樂地含住他的嘴唇猛吸,兩人上面親嘴下面幹穴緊緊連結成一體,好不甜蜜!

愛情永遠是最強效的春藥、性慾的最佳助燃劑,在彼此早已情心互許下,熾熱的心將竄流在全身的血液不斷的加溫到幾近沸騰,才幹了五分鐘左右的光景就已經滿身大汗,王婧瑩更是洩了一地的淫水,究竟是來過幾次高潮她根本算不清,只是閉著眼睛整個人懸在半空中將溫暖柔軟的膣屄像是小嘴一般不停地吸吮著飛快進出的肉棒,很快地就讓Jess把持不住而在她的膣腔內噴發,過了半晌雙雙疊臥在沙發上喘氣。

壓抑了許久的性慾獲得紓解,讓他們倆的身心靈都感到無比滿足,但Jess已經射過的肉棒卻依然繼續插在淫穴內捨不得拔出來,兩人濃情蜜意地親了又親吻了又吻,恨不得能夠融為一體永遠不分開。

過了大約十五分鐘,肉棒又再度恢復元氣在濕淋淋的淫穴內硬了起來,兩人毫不猶豫地又再度展開另一場激戰,就像是永遠不知疲憊為何物的性愛機器,性器連結在一起後就不願意分開,只要Jess的肉棒硬起來就全力衝刺的猛幹到射精,將子宮射到不停流出乳白色的淫汁,膣屄被幹得又紅又腫一片狼藉,一直到第五次,Jess只射出幾滴的精液,腰又痠又麻,連睪丸都感覺隱隱作痛,而王婧瑩也被幹得幾近虛脫,兩人都已經到了極限了才不得不停下來交頸而眠。

而這一睡居然到了夜幕低垂萬家燈火他們才醒來,雖然已無力再戰,但是兩人才剛醒過來就又緊緊相擁吻得難分難捨,不過兩人鏖戰了一個下午消耗了不少體力早已飢腸轆轆,時間更已是晚上九點多,他們不得不穿上衣服到附近的小餐館吃晚飯。

吃完飯後已經十點多了,即使愛慾纏綿,但翌日是星期一,他們各自都必須上班上課,不可能再像昨天晚上那樣同床共枕,王婧瑩只能開車將Jess送回他的住處。

在下車後,王婧瑩像個溫柔的妻子般伸手幫他理了理衣服說:「快十一點了,你早一點休息吧。」

說完她正要轉身離開,卻被Jess將她拉住並依把擁入懷裡,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嘴巴就被一口含住將她吻得差點無法呼吸,同時Jess雙手更急色地在她渾圓的豐臀上亂揉亂捏,被殺個措手不及搞得氣喘吁吁的她費了好一番功夫才使勁地將Jess推開,整理一下略為散亂的頭髮與衣服嬌嗔說:「別鬧了,大庭廣眾之下規矩一點,不怕人看見啊?」

Jess笑嘻嘻地說:「怕什麼?敢愛當然就不怕別人知道!」

王婧瑩白了他一眼說:「你不怕,我怕!我可是還做人,不能不顧形象。」

見她一臉嚴肅,Jess這才斂起笑容鄭重地向她鞠躬道歉說:「我知道了,很抱歉。」

王婧瑩臉色緩和下來柔聲說:「早點睡吧,不要胡思亂想,認真的上課,下個星期六再來我家吃飯。」

這話讓Jess頓時喜上眉梢的猛點頭說:「好,那我就先進去了,姊,晚安!」

王婧瑩也對他點點頭微笑說:「晚安!」

望著他那像是中了頭獎般雀躍的背影,王婧瑩也不由得嘴角上揚喃喃自語說:「都這麼大了還是像個孩子似的。」

正當她轉身要上車時,忽然有個略帶沙啞的低沉男人嗓音用台語說:「妳嘛知影,少年人攏是按呢(妳也知道,年輕人都是這個樣子)。」

王婧瑩回頭一看只見一位中等身材滿頭白髮男子站在離她約二十公尺處的騎樓下,夜色中看不太清楚他的面容,王婧瑩仔細端詳了幾秒後才大驚失色的問:「六叔,你哪會佇遮(你怎麼會在這裡)?」

六叔這才朝她緩緩走了過來微笑說:「我來台北辦代誌,沒想著遐拄好佇遮拄著妳,看妳滿面春風,愈來愈媠,查某人有人愛就是無仝款(我來台北辦事情,沒想到那麼剛好在這遇到你,看你滿面春風,越來越漂亮,女人有人愛就是不一樣)!哈哈…」

既然已經被他看到了,王婧瑩也不否認,但還是不好意思的說:「無啦,你莫笑我啦(沒有啦,你不要笑我啦)!」

六叔哈哈大笑說:「若講查某人是花蕊,愛情就是水,水愈渥(澆)花就愈媠(美),看妳愈來愈媠,真好!真好!哈哈哈…」

見過無數大風大浪而面不改色的王婧瑩,這一次硬是被六叔說得羞紅了臉低下頭來,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

然而,六叔接下來所說的話卻讓她彷彿從天堂掉進了地獄般全身血液瞬間凍結:「毋過,妳敢知影,彼個查埔囝仔其實是妳的後生(不過,你知道嗎,那個男孩子其實是妳的兒子)!」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奈奈外約純本土優質茶

GMT+8, 2024-7-24 05:04 , Processed in 0.16546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